關于李濟的評價是怎樣的?他是怎樣一個人

  這個年輕的中國學生在“自撰簡歷”的最后寫道:“要是有機會,還想去新疆、青海、西藏、印度、波斯去刨墳掘墓、斷碑尋古跡,找些人家不要的古董來尋繹中國人的原始出來。”

  22歲,去哈佛攻讀人類學。后來,他果真去“刨墳掘墓尋古跡”了,只不過并沒有去新疆、青海、西藏、印度或是波斯,而是在中原的河南、山西和山東。

  1926年,主持山西夏縣西陰村仰韶文化遺址發掘,他成為第一位挖掘考古遺址的中國學者。1930年主持濟南龍山鎮城子崖遺址發掘,他讓龍山文化呈現于世人面前。如今,仰韶文化和龍山文化已成為中國遠古歷史的標志性術語,許多對考古學一竅不通的人竟也耳熟能詳。只不過,大多數人對他卻是聞所未聞。

image.png

  1945年,擔任中央歷史博物館首任館長。1948年,當選中央研究院第一屆院士,同年底隨中華民國政府遷居臺灣,并于隔年創立國立臺灣大學考古人類學系。1955年,接任董作賓的遺缺,擔任歷史語言研究所所長,直到1972年為止。

  1979年8月1日,病逝于臺北溫州街寓所,前后發表考古學著作約150種。其養子李光周亦為臺灣重要的考古學家。

  李濟對中國考古學的影響是持久與多面向的(張光直,1981)。他在1928年至1937年所主持的殷墟發掘塑造了中國考古學學術體系的雛形。1950年代至1980年代的中國與臺灣考古學的主要領導人物,如夏鼐、尹達、高去尋 、石璋如、尹煥章與趙清芳等都曾接受他與梁思永的指導與訓練,并參與殷墟的發掘工作;他在臺灣所栽培的學生,如張光直、許倬云等,亦為中國考古學與中國上古史界的領導人物。

  此外,作為中國第一位考古學家,他個人的研究取向與成就產生深遠的影響(張光直,1981,99-100)。他堅持以第一手的材料作為立論依據,并主張考古遺物的分類應根據可定量的有形物品為基礎。同時,他從文化人類學的觀點詮釋考古資料,并不以中國的地理范圍限制中國考古學的研究問題。著名考古學家張光直曾說:“就中國考古學而言,我們仍活在李濟的時代。”

image.png

  李敖稱:“李濟三十一歲起就做學閥,八十四歲才在武俠小說中死去。他壟斷學術,自己不研究也不給別人機會,‘安陽發掘報告’有始無終,‘中國上古史’計劃拖延不做”,又稱李濟是“最后一個迷人的學閥”。

免責聲明:以上內容源自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,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。

推薦中…

24小時熱文

換一換

最新更新

  • 人物
  • 解密
  • 戰史
  • 野史
  • 文史
  • 文化

最新排行

  • 點擊排行
  • 圖庫排行
  • 專題排行

精彩推薦

圖說世界

換一換
澳门真人正规娱乐 沿河| 宜城市| 潞城市| 无极县| 昌平区| 新竹市| 田阳县| 云浮市| 马公市| 保定市| 兴宁市| 宁夏| 庆城县| 乌海市| 泾源县| 绥中县| 西宁市| 罗定市| 日照市| 罗甸县| 汤阴县| 潜山县| 彰化市| 绿春县| 阳原县| 若羌县| 扎鲁特旗| 安福县| 修武县| 巨野县| 莱西市| 象山县| 朝阳市| 景德镇市| 马公市| 凤冈县| 石楼县| 成都市| 子长县| 邢台市| 巴彦县| 越西县| 宾阳县| 噶尔县| 通州区| 瑞安市| 景东| 福建省| 巴林右旗| 南阳市| 松潘县| 融水| 西和县| 凌海市| 合川市| 嘉黎县| 合阳县| 平乡县| 准格尔旗| 涟水县| 额尔古纳市| 台安县| 黄浦区| 建昌县| 长武县| 仙游县| 游戏| 平阳县| 舞阳县| 黄梅县| 鹿邑县| 新龙县| 博白县| 眉山市| 茂名市| 治多县| 锡林浩特市| 延长县| 大名县| 长治县| 盐池县| 宝清县| 桃江县| 开平市| 天峨县| 五河县| 林甸县| 宕昌县| 积石山| 织金县| 吉安市| 丰台区| 灵川县| 柳林县| 潜山县| 随州市| 精河县| 翼城县| 通河县| 交城县| 胶州市| 天门市| 迭部县| 沂源县| 诸城市| 鹿泉市| 清新县| 平罗县| 章丘市| 深水埗区| 锡林郭勒盟| 建阳市| 芦溪县| 西盟| 沂南县| 丹巴县| 江门市| 文昌市| 越西县| 淳安县| 武功县| 乃东县| 元氏县| 全南县| 都匀市| 高台县| 裕民县| 五指山市| 奎屯市| 新晃| 曲周县| 宜君县| 乐昌市| 兴隆县| 鹤庆县| 铜陵市| 丰宁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