盧溝橋事變探尋真相:中日兩國誰開了第一槍?
趣歷史 2014-08-07 11:32:25

  盧溝橋事變:據日本聯合通訊社駐上海分社的負責人松本重治的回憶錄《上海時代》中“盧溝橋畔的槍聲”一節記述:“清水中隊長聽到槍聲,立即以無線電向豐臺的大隊本部報告了中國軍隊的不法射擊。同時,集合中隊點名,發現缺少一人,因此也向大隊長報告了‘士兵一人下落不明’。實際上,約3小時(另一說20分鐘)之后,下落不明的士兵歸了隊,并非被中國方面綁架去了。這個新兵擔任傳令兵,在離隊解手返回時,在黑暗中走了相反的方向,因此延誤了歸隊時間。

  一木大隊長聽了清水中隊長的報告,對士兵一人下落不明之事非常重視,立即將事件報告給北平的聯隊長牟田口廉也大佐(上校)。一木大隊長奉命帶領豐臺的一個中隊士兵急赴現地,與中國方面進行交涉。

  曾任日本關東軍參謀的田中隆吉有一段記述:7月8日,我由內蒙化德乘飛機到達天津。晚間,在芙蓉館(日本料理)辟室與天津特務機關長茂川秀和少佐對酌,他說:“放槍的事,是共產黨學生干的……”我和茂川曾經在參謀本部共過事,我了解他一向和北平共產黨方面的學生交往密切,所以就追問他一句:“那么,教唆他們干的元兇就是你啰?”他滿臉通紅點頭承認……茂川還承認,中日雙方于7月11日達成停戰協定后,他又多次唆使部下趁夜在中日兩軍之間鳴放鞭炮,企圖激化沖突,擴大戰火。

  北平警備司令部軍法處和保定綏靖公署軍事法庭1946年6月審判戰犯茂川秀和的問答筆錄對誰挑起戰爭有過涉及:

  法官問:“七.七”事變是誰挑起來的?

  茂川答:是日本軍國主義。

  法官問:“七.七”事變近因是為什么?

  茂川答:(日軍)北平駐軍外出演習時被打擊了。有這個事情。

  法官問:這責任應當誰負?

  茂川答:在日本軍負。

  法官問:第一槍是誰先放的?

  茂川答:是日本放的。

  由上述兩個證據,我們不難看出“第一槍”到底是怎么回事了。讓我們再來看看日軍關于“士兵失蹤”的謊言。日軍在盧溝橋制造事端的借口除“非法射擊”之外,還有所謂“士兵失蹤”的事情。日方要求入進宛平城搜查的主要理由正是“士兵失蹤”。實際上,那位“失蹤”的士兵名叫志村菊次郎,是1名二等兵,因解手離隊,不久就歸了隊。后來有人問起志村為何“失蹤”,清水假裝不知道,居然提出3種推測:

  (一)可能是解手去了;

  (二)可能是奉命偵察,走錯了路,回到部隊演習位置時,中隊已轉移;

  (三)也許是因疲勞伏在地上睡著了。

  這本來是一個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事情,只要問問志村本人就會一清二楚;可是日方一直含糊其詞。

  據當時住在宛平城里的宛平縣政府秘書兼第二科科長洪大中回憶:

  入夜,偶然聽到部隊集合的哨聲和跑步聲,縣府也聲音嘈雜。我忙翻身起床。第一個消息聽說日軍要攻城。守城部隊蘇桂青團副和金振中營長請示第110旅旅長何基灃。何命令第219團:(一)不同意日軍進城;(二)日軍武力侵犯則堅決回擊;(三)我軍守土有責,決絕不退讓;放棄陣地,軍法從事。這樣堅決的命令,全城軍民都非常振奮。人們高興地說:“可有機會打鬼子了,出出多年被日本帝國主義者欺壓的怨氣。”人人摩拳擦掌,各個爭先恐后,為部隊往城墻上運送彈藥箱和麻袋泥土,做臨時防御工事。城內居民沒有人驚慌失措,更沒有為了自家安全想出城逃走的。都認為打日本侵略軍是大快人心的事,都要為抗日出力。這時大家齊心協力把東城門用麻袋泥土堵緊,西城門也僅留一縫隙,供人出入。家家戶戶用棉被遮窗,一可防煤油燈燈光外射,二可防止流彈。

  守衛宛平城和盧溝橋的3營營長金振中回憶:

  7月7日夜11時許,忽然聽到日軍演習營地方向,響了一陣槍聲。少頃,冀察綏靖公署許處長來電話說:“據日方說,他們的一名演習兵被宛平城內華軍捉進城去,他們要進城搜查。”在這黑漆漆的雨夜,日軍到盧溝橋警戒線內演習,明明是企圖偷襲宛平城,只因我守備森嚴,無隙可乘,便捏造丟失日兵為借口,乘進城搜查之機,詐取我城池。我將此情回告許處長,陳述不要聽日方謊言。剛剛放下電話,激烈的槍炮聲便響了起來。炮彈飛越宛平城墻,炸倒營指揮部房屋6間,炸死士兵2人,傷5人。防守陣地的各連連長紛紛報告,日軍蜂擁般地向我陣地撲來。我立即奔往城上指揮戰斗,給敵人以猛烈回擊……

  《今井武夫回憶錄》第一章盧溝橋事件中記述:

  1937年7月7日……我從長春亭提前回家,和來訪的客人談過話后,12點前便就寢了。剛入睡不久,北平駐屯部隊聯隊副官河野又四郎大尉打來電話,武官室的值勤兵把我叫醒……。就是盧溝橋日華兩軍發生沖突的第一次報告。我大為震驚,急忙穿上軍裝跑到隔壁的聯隊本部,已是午夜1時左右。辦公室中央放著一張長方形桌子,聯隊長牟田口廉也大佐以及主要干部軍官們,一個個穿著整齊的軍裝圍在桌子的周圍。這時從盧溝橋附近送來的情報接踵而至,大家聽著,卻沉思少言,室內鴉雀無聲,每人臉上流露著極其嚴肅的表情。

  日本投降以后,茂川直言不諱地供認,“七.七事變”的第一槍是日本放的。為了擴大兩軍沖突,指使部下鳴放鞭炮的是我。”

  秦市長回憶:“……夜晚2點,外交委員會又來電話,謂日方對我答復不滿,強要派隊進城檢查,否則日軍即包圍該城。”

  談判結果:先由中日兩方派員同往宛平城調查。

  中方代表:王冷齋(督察專員,宛平縣縣長)、林耕宇(冀察外交委員會專員)、周永業(冀察綏靖公署交通處副處長)。

  日方代表:櫻井(冀察政委會軍事顧問)、寺平(特務機關輔佐官、大尉)、齋藤(特務機關秘書官、大尉)。

  共6人,乘兩輛車前往宛平城。

  同時豐臺日駐軍一木清直大隊長率500余人并炮6門,向盧溝橋出發。

  調查團車輛開至宛平城東約0.5公里處,遇準備攻城日軍,日軍埋伏于鐵路涵洞下,已經槍炮擺列,作好戰斗準備。日軍指揮官副森田脅迫中方代表觀看日軍戰線,并以武力恫嚇中方代表。

  寺平在日軍陣地,就拿出了地圖,對王縣長說:“事態已十分嚴重,現在已不及等待調查談判,只有請你速令城內守軍向西門撤出,日軍進至東門城內數十米地帶,再商解決辦法,以免沖突。”

  王縣長冷冷地回答:“此來只負調查使命,你所提出我軍撤出,你軍進城的無理要求,離題太遠,更談不到。”

  森田手指日軍槍炮威脅說:“要請王專員迅速決定,10分鐘內,如無解決辦法,嚴重事件立即爆發,槍炮開眼,你等同樣危險。”

  日方代表櫻井又提出與寺平類似的要求:(一)宛平縣城內中國駐軍撤退到西門外10華里,以便日軍進城搜查丟失之日兵,否則日方將以炮火把宛平城化為灰燼。(二)賠償。(三)嚴懲禍首,最低限度處罰營長。

  1937年7月8日,凌晨4時23分,在這個時間,實際已經決定中日之間戰與和的前途,已經脫開了戰爭的韁繩。

免責聲明:以上內容源自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,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。

推薦中…

24小時熱文

換一換

最新更新

  • 人物
  • 解密
  • 戰史
  • 野史
  • 文史
  • 文化

最新排行

  • 點擊排行
  • 圖庫排行
  • 專題排行

精彩推薦

圖說世界

換一換
澳门真人正规娱乐 彩票| 垫江县| 定陶县| 鲜城| 新乐市| 扶风县| 福贡县| 泸水县| 辰溪县| 丹东市| 封开县| 湖口县| 馆陶县| 廉江市| 清丰县| 千阳县| 长白| 仁化县| 申扎县| 陕西省| 亳州市| 孝感市| 岢岚县| 玉田县| 和静县| 海宁市| 稻城县| 托里县| 安阳县| 宁国市| 松阳县| 报价| 潜山县| 新营市| 武平县| 如皋市| 萨嘎县| 无棣县| 余姚市| 资溪县| 满城县| 仙游县| 永靖县| 天台县| 莫力| 柞水县| 额济纳旗| 安平县| 拉孜县| 达拉特旗| 库伦旗| 平顶山市| 古丈县| 临夏市| 平江县| 含山县| 杭锦旗| 祁东县| 全州县| 台南县| 淮阳县| 汤阴县| 永宁县| 广汉市| 鸡东县| 塘沽区| 吴忠市| 莱阳市| 吉林省| 南雄市| 瑞安市| 嘉禾县| 五华县| 尼木县| 静安区| 榆林市| 南华县| 乐至县| 岑巩县| 吴堡县| 万载县| 阿拉善左旗| 深泽县| 尉犁县| 思茅市| 肥乡县| 左权县| 德化县| 镶黄旗| 福鼎市| 平山县| 乌恰县| 台中县| 阳朔县| 深圳市| 丹阳市| 中西区| 灵武市| 镇沅| 大庆市| 泸水县| 内丘县| 章丘市| 什邡市| 新源县| 治多县| 连云港市| 蓬莱市| 清原| 淮阳县| 泰顺县| 天全县| 安平县| 惠水县| 石林| 清丰县| 百色市| 夏津县| 定州市| 自治县| 色达县| 平顶山市| 石门县| 南康市| 永康市| 康马县| 道真| 普兰县| 潜山县| 邓州市| 武清区| 五河县| 宜兰县| 望谟县| 定兴县| 靖宇县| 安福县|